<rp id="gcpqb"></rp>
<span id="gcpqb"></span>
<th id="gcpqb"></th>
    1. <rp id="gcpqb"></rp>
        1. <progress id="gcpqb"><sub id="gcpqb"><noframes id="gcpqb"></noframes></sub></progress>

            <progress id="gcpqb"></progress>
            <rp id="gcpqb"></rp>
          1. <nav id="gcpqb"><big id="gcpqb"><noframes id="gcpqb"></noframes></big></nav>
            <dd id="gcpqb"></dd>
            新聞
            “遙遠天際:宇航服、太空生活艙和實驗室”亮相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
            來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點擊量:418  時間:2019/10/13 17:19:46

            1969年7月20日,美國宇航員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成為了首次踏上月球的人類,他們從阿波羅11號邁出的一小步,帶領人類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此后的50年,伴隨著蓬勃發展的航天工業,人類對于宇宙的探索從未止步。新的研究和技術正在讓曾經的科幻小說變成現實,不論是太空旅行還是定居計劃,這些雄心壯志持續激發著人類的想象力和創造力,藝術家、設計師和建筑師們更從未停止對人類與宇宙關系的思考和探索。人類跨越38萬公里登上月球,關于宇宙的想象和探索早已飛躍到了幾億光年之外。

            為紀念阿波羅11號登月五十年,2019年7月20日, “遙遠天際:宇航服、太空生活艙和實驗室”(Far Out:Suits, Habs, and Labs for Outer Space)展在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展出。本次展覽通過展出多件真實或虛擬的宇航服,假設的人類太空棲息地、生活艙和月球實驗室的概念設計、相關書籍、圖紙、模型、影片剪輯等文獻和實物檔案資料,包括瑞克?蓋迪斯(Rick Guidice)、雷蒙德?洛維(Raymond Loewy)、奈瑞?奧克斯曼(Neri Oxman)、湯姆?薩克斯(Tom Sachs)等藝術家和設計師的78件作品,來追溯太空計劃及其起源,闡釋太空生活艙設計理念的沿革。策展人詹妮弗?鄧洛普?弗萊徹(Jennifer Dunlop Fletcher)表示,展覽試圖通過展示真實物品、已實現的設計與概念設計之間的親密關系,在帶領觀眾思考未來的原型的同時,嘗試提供一些更現代的探索理念和在外太空生活的建議。

            1952年3月,美國社會頗受歡迎的綜合性雜志《科利爾》(Collier’s)推出了一個名為“人類即將征服太空”(Man Will Conquer Space Soon)的特別策劃欄目,詳細描述了沃納?馮?布朗(Wernher von Braun)的載人航天計劃,并邀請羅爾夫?克萊普(Rolf Klep)、切斯利?博爾內斯特(Chesley Bonestell)等當時最優秀的雜志插畫家為文章配圖。這個極富視覺沖擊力的系列專稿如同夢想推銷員一般,很快將公眾的想象力帶入到大氣層以外的宇宙空間,迎來了60年代到70年代這一全球太空探索的全盛時期。

            隨著越來越多的社會群體對太空探索持樂觀態度,在阿波羅登月6年后,美國宇航局(NASA)召集了一批科學家和專業學者共同設想一個能在宇宙中自由漂浮的、人類在地球之外的家園。物理學家杰拉德?奧尼爾(Gerard O ’Neill)參與了該項目并在其1976年出版的著作《高邊界:太空中的人類殖民地》(the High Frontier:Human Colony in Space)中闡釋了“太空殖民地” 的概念,在NASA的指導下,插畫家瑞克?蓋迪斯和唐?戴維斯(Don Davis)受奧尼爾的委托開始嘗試將他的想法形象化,創作了環形太空生活艙(Toroidal Colonies)、球形太空生活艙(Bernal Spheres)和圓柱形太空生活艙(Cylindrical Colonies)三個系列的彩繪作品,對太空生活艙的外部造型與內部功能區進行了視覺呈現。

            這些系列彩繪作品在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的展出,也是它們首次離開NASA面向公眾。在其中一張作品中,攜帶迷你噴氣背包的建筑工人正在空中作業;在他們下面,一群人正坐在露天平臺上聊天。在這個超現實的城市里,植物繁茂,人類平和而悠閑。這些彩繪作品中描繪的“整齊而自然的復制品世界”正是受到加州舊金山灣區城市規劃的啟發,我們所看到的太空生活艙正是對人類地球家園的反映,是那荒蕪宇宙中屬于人類的熟悉和溫暖。正如策展人詹妮弗?鄧洛普?弗萊徹所說:“科學家們開始意識到,模糊而難以辨認的草圖難以獲得商業或政府的認可。而這些精妙絕倫的彩繪能讓更多的觀眾了解科學家的構思并與之產生共鳴。”

            設計師雷蒙德?洛維(Raymond Loewy)致力于讓人類擁有更舒適的太空旅行,在1968年繪制的車外活動設計圖中,他首次將舷窗引入了太空,這與NASA在1973年建成的第一個空間站Skylab中其他符合人體工程學且更為舒適的新型設施相得益彰。再將視線拉回到今天,多家公司都在為開拓太空旅游業務版塊做準備。2017年,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為Axiom Space公司設計了計劃于2024年完工的全球首家商業空間站——Axiom空間站中的客房,3D渲染圖展現了他所設想的帶有簇狀襯墊裝飾的豪華太空艙。

            值得慶幸的是,奢侈與豪華并不是21世紀唯一的太空創新:許多建筑師希望能將3D打印技術應用到月球和其他行星的工程建造中,使之成為一種實用的解決方案。我們必須認識到,在地球之外的空間,建筑材料難以供應運輸,而傳統勞動力也幾乎不存在。Foster+Partners公司在2012年設計了一個月球研究基地模型——機器人在巨大的充氣支架上覆蓋月球塵埃,從而形成一個更適合月球地貌的堅固結構。與之相似的是由宇宙探索建筑事務所(Space Exploration Architecture,SEArch+)與克勞茲建筑事務所(Clouds Architecture Office,Clouds AO)合作設計的“火星冰屋”(Mars Ice House),這個在2015年提出的新模型試圖開采火星極地冰層以獲取水資源,從而產生一個可充氣的半透明外殼,可以在抵御宇宙輻射和惡劣氣候條件的同時促進農業在火星的發展。

            在展廳中心,我們看到1960年NASA在水星計劃(Mercury Program)中使用過的翻新宇航服與其他虛擬的宇航服被放在了一起,其中包括1968年公映的電影《2001太空漫游》(2001:A Space Odyssey)中由導演斯坦利?庫布里克(Stanley Kubrick)和該片的藝術指導哈利?蘭格(Harry Lange)設計的“克拉維厄斯基地宇航服”(Clavius Base Space Suit)。在宇航服的陳列展示中還有由蓬松的綠色布料和紅色圖案頭巾制成的“Umeko套裝”,這是由西班牙藝術家克里斯蒂娜?德?米德爾(Cristina de Middel)在2012年創作的名為“非洲太空人”(The Afronauts)的系列作品中的一部分,作品靈感來自于一名贊比亞小學科學教師愛德華?穆庫卡?恩科洛索(Edward Mukuka Nkoloso)的瘋狂太空計劃:當時正值美蘇太空競賽的高峰期,他相信在他的領導下,贊比亞可以在1964年打敗美蘇兩國,率先登月。他訓練了12名贊比亞宇航員,把他們裝在油桶里從山上滾下來,教他們用手走路,聲稱這將是“人類在月球上行走的唯一方式”。這項充滿英雄主義色彩的太空計劃雖然不了了之,但藝術家讓人們看到在由大國主宰的太空競賽中,仍有如此勇敢的太空探索者向月球發起挑戰。

            要在太空中生存,除了必不可少的大型宇航服,人類是否還有更優雅的解決方案呢?與宇航服陳列在一起的還有兩件復雜而多彩的3D打印可穿戴設備,它們來自于設計師奈瑞?奧克斯曼在2014年設計的流浪者系列:一件是形似一團細支氣管,用來過濾空氣并提供氧氣的護胸;另一件是用來保護外骨骼的護頸。設計師還與麻省理工大學的研究小組合作,利用光合膜將陽光轉化為人體可用的微生物材料。他們相信在未來,為了增強人體機能,人類可能需要穿上類似的衣服才能在地球衰退的環境中生存下來。

            哲學家巴克明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在1968年出版的《宇宙飛船地球操作手冊》(Operating Manual for Spaceship Earth)一書中詳細闡述了在測地線穹頂中建立漂浮城市的想法,展覽展出了他在1928年描繪的地球及其資源的作品,表達了他對地球資源管理的擔憂。正如策展人詹妮弗?鄧洛普?弗萊徹所言:“隨著人類宇宙視野的不斷開闊,感知我們愈加脆弱的地球成為了一個人類長期討論的話題。”

            展覽同時也展現著令人不安的前景。展廳的天花板上懸掛著的幾件似乎正在爆炸的宇航服是塔瓦雷斯?斯特拉坎(Tavares Strachan) 在2010年創作的作品《尋找回家的路》(Finding My Way Home),藝術家關注的正是太空定居帶來的迷茫、焦慮和不確定性。占據整面墻壁的超現實主義圖像矩陣《Cosmorama》是由激進藝術團體“設計地球”(Design Earth)在2018年創作的作品,作品意在喚起人們對向太空無限擴張的環境后果與思考。

            人類究竟為何要探索宇宙?1930年,時任NASA科學副總監的恩斯特?斯圖林格(Ernst Stuhlinger)博士在回答一位修女的提問時給出了答案。他說:“太空探索不僅僅給人類提供一面審視自己的鏡子,它還能給我們帶來全新的技術、全新的挑戰和進取精神,以及面對嚴峻現實問題時依然樂觀自信的態度。我相信,人類從宇宙中學到的將充分印證阿爾伯特?史懷哲那句名言——‘我憂心忡忡地看待未來,但仍滿懷美好的希望’。”

            開拓未知,保持探索,渴望新知,這是渺小的人類在無邊宇宙之下與生俱來的勇氣與執著。當人類掙脫地心引力,邁向浩瀚宇宙,直面那片壯麗的荒涼,我們又將去向何方呢?在那遙遠天際,人類終將找到自己的答案。

            編譯/戈暢
            編輯/楊鐘慧

            文章圖片整合自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相關報道

            展覽信息:

            遙遠天際:宇航服、太空生活艙和實驗室 
            Far Out: Suits, Habs, and Labs for Outer Space 
            展出地點: 
            美國舊金山,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 
            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 
            展出時間: 
            2019年7月20日-2020年1月20日 
            July 20, 2019–January 20, 2020

            影音资源先锋